用户登录
搜索
产品系列
联系方式

    电话:0471-5920555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 正文内容  
业界新闻
调查:“羊毛衫之都”并未出现倒闭潮
    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作为“濮绸”的发源地和江南五大名镇之一,曾经以“日出万匹绸”而闻名于世,目前这个“中国羊毛衫之都”几乎所有的纺织业经营者都谈到了这个行业的冬天,但一方面他们都承认,目前纺织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另一方面,他们又都认为自己的命运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悲观。

  浙江省桐乡市市委书记费建文告诉记者,在两年前市委市政府就基本上采取了一些措施,也提出了针对产业的提升,制订了一些政策措施,政府拿出一部分经济扶持的资金,来通过这个扶强扶优扶大,来做大做强纺织业。

  今年在国际国内多种不利因素的作用下,中国经济面临重大考验,那么我们当前面临的困难,究竟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步入了衰退的轨道,还是在上升趋势中的一种调整?我们该如何把握中国经济的真正脉搏?当前的困难可能会让多少中小企业无法生存,关门倒闭?又会让多少制造业工人下岗?

  “中国羊毛衫之都”的企业是否因这前所未有的困境而倒闭?

  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作为“濮绸”的发源地和江南五大名镇之一,曾经以“日出万匹绸”而闻名于世,目前,这个纺织名镇以“中国羊毛衫之都”吸引了国内外四千多家纺织企业以及六千多家商户,成为全国最大的羊毛衫集散地,国内外纺织业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立即在这里掀起波澜,一进入桐乡市,几乎所有的纺织业经营者都首先跟记者谈到了这个行业的冬天。

  浙江丰林亚麻染整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谦:“纺织业确确实实是一种寒冬,而且我们预计这个寒冬而且一到两年之内都会有这种现象。”

  HLC集团博森织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立波:“有史以来的,就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可以说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企业现在经济困难到这种程度。”

  浙江桐乡市百马针织制衣厂销售部经理黄如荣:“原料涨价一个因素主要还是人工的成本。”

  孙立波:“汇率的变化,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调整,美元的贬值,加之现在能源啊方方面面,劳动力成本的增加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浙江新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效田:“跟美国次贷危机的估计,原来估计不足,现在感觉到比较,时期比较长。”

  接受采访的绝大多数纺织业经营者认为:国际市场需求下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原材料涨价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四大因素叠加出现,让中国纺织业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那么,有没有企业在这个困境里倒下呢?

  孙立波:“包括广东那边,还有江苏有很多家企业都关闭,倒闭了,就是关门了。”

  黄如荣:“据我知道的,像台州地区和温州地区,有些客商退出以后就投入到矿业上去。”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有关同行或者关门或者改行的消息一起汇聚濮院,让这里弥漫着一丝四面楚歌的味道,这让羊毛衫之都的纺织业经营者们有些不寒而栗,那么,在濮院本地的数千家商户和企业有没有倒闭或者关门的呢?

  黄如荣:“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记者采访时,这些经营者还没有人听说濮院镇有哪家纺织企业倒闭了,而濮院镇党委书记对记者关于是否有企业倒闭的问题回答得非常干脆。

  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书记朱明杰:“到目前为止,整个我们濮院园区里面没有出现任何一家或者是倒闭了,或者是停产了的企业。”

  朱明杰告诉记者,自从濮院形成毛衫特色纺织产业集群以来,进驻濮院镇的纺织企业每年都在大幅增加,但到2008年后增长速度放缓,不过,企业注册数量仍然呈增加趋势,即使在最为艰难的今年1-8月,园区内的纺织企业仍然增加了20家。

  朱明杰:“应该来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整个纺织行业受到了国内外整个经济变化的一种压力,整个增长的势头是明显的趋缓,但是就濮院而言,整个我们园区里面的这些企业,应该说变化不是很大。”

  从桐乡市工商和税务部门的调查来看纺织业的这个冬天并不冷

  在浙江濮院镇,也流传着很多纺织企业关门倒闭的消息,但濮院镇的主管领导告诉记者,当地今年没有一家纺织企业倒闭,相反产业园里企业数量还在继续增加,到底是社会上的传言有误,还是有关部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当地的纺织业到底处于什么状态?我们的记者对濮院镇所属的桐乡又展开了更广泛的调查。

  在采访中,多数被访者认为,自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纺织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那么,在浙江省桐乡市,纺织企业是不是整体性陷入了困境,有没有大批倒闭或者关门呢?桐乡市工商局经过统计后得到了这样的数字。

  浙江省桐乡市工商局局长陆金甫:“今年上半年我们桐乡整个纺织业从生产企业这个角度新开业的应该是98家,注销的是58家。”

  记者:“那么两者相抵的话有40家的增量,那这些注销的这些企业是什么原因被注销的?”

  陆金甫:“注销的话从工商登记这个角度,企业生生细细息息是一个常态的变化,那么,从今年这个角度的话可能跟宏观调控的形势,跟我们一些企业整个本来规模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它的竞争力有限造成的,内外因素各有。”

  陆局长给记者提供了去年同期的一组数字作为比较:在2007年上半年,整个桐乡市注销的纺织企业是65家,而新开业的有116家,注销和新开业两者相抵消之后,桐乡市净增加企业51家,与去年同期净增加51家相比,今年上半年净增40家,变化并不是很大,只是企业数量增幅略有减缓,因此,可以看做是企业正常的生生息息,那么,这些注销企业里,是否有规模企业?

  陆金甫:“规模企业,我们桐乡有一个口径,是500万元产值以上,那么我们纺织企业大的是很大,那么小的相对规模比较小,在注销当中没有规模以上的企业,应该是。”

  这是在桐乡全市的统计数字,因此,占据桐乡纺织业半壁江山的濮院镇,自然也没有出现一家规模以上企业发生倒闭,进行统计比较之后,陆局长对桐乡市纺织业现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陆金甫:“从我们工商登记数字的反映来分析,我个人认为,我们桐乡的纺织业今年上半年总体运营的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或者说与前几年相比应该说是比较稳定的,没有大的起落。”

  也就是说,从工商局的统计数字来看,桐乡市纺织业所处的这个冬天,并非像外界传说的那么寒冷,那么,在纺织业最为艰难的2008年上半年,桐乡市纺织企业的税收完成情况又有什么变化?
      浙江省桐乡市财政局局长地税局局长赵洪亮:“去年上半年我们的纺织业的税收是五亿三千万,那今年是六亿三千万,就是增加一个亿,去年跟前年比增长20%多一点,今年上半年跟去年上半年比增长19%多一点,也就是说增幅是下降1个百分点,稍稍放缓一点。”

  这位兼管桐乡市地税和财政两个部门的局长,对桐乡市纺织业今年后几个月的走势持谨慎乐观看法。

  赵洪亮:“我们预测仍然会增长。”

  赵局长说,如果桐乡市的纺织业出现大面积亏损或者下滑的话,他会着急得睡不着觉的,对于全市纺织业所处的困境,桐乡市市委书记对记者给出了这样的定位。

  浙江省桐乡市市委书记费建文:“从去年以来,应该说从市场以及我们这个纺织业的现状来分析是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个跟全国,跟我们浙江省也差不多,我们桐乡来看就是由于汇率的变化,企业生产成本的提高,财务费用的增加,对企业的赢利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从我们目前整个纺织业企业来分析,也没有产生大面积的或者说这个规模以上的这些大的企业的倒闭,都没有产生,现在应该说我们生产经营的纺织企业目前它的生产经营还是很正常的。”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身处寒冬的企业还能依然保持乐观?

  从刚才记者对桐乡市工商和税务部门的调查看,当地的纺织业在这场寒流中的遭遇,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糟糕,尽管纺织业的增长速度今年有所放缓,但增长依然强劲,不过,统计数字毕竟还是抽象的,桐乡当地这些纺织企业它们如何看待当前的经营困难,它们又如何判断未来的趋势会变好还是变得更糟?我们又选取不同规模和不同类型的企业进行了一番调查。
  相对于官方的统计数字,身在濮院的每一个纺织业经营者,对于纺织业冷暖的感受是最直接、最具体的。

  HLC集团博森织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立波:“整个综合看,这个成本最少得增加在20%—25%。”

  浙江桐乡市百马针织制衣厂销售部经理黄如荣:“今年的利润肯定,打个比方,譬如去年10万件衣服的销售如果能挣100万元的话,今年肯定没有了,那起码打对折。”

  浙江鼎坤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松海:“利润大概下降在7%、8%左右。”

  浙江新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效田:“从纺纱来讲,今年总的利润也在下降,我们今年1到7月份跟去年同期比下降了36%。”

  所有被访企业都告诉记者,他们在今年上半年的利润比去年同期有比较大的下滑,利润率也比去年同期降了一半左右,这就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很矛盾的现象:利润同比下降了,但上缴的税收却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周效田:“这倒是,我们觉得也是比较有趣的一个事,我们在纺纱染色这一块利润下降了39%,我讲的1到7月份的统计数据,但是上交的利税同期还有增长,增长了12%。”

  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在当地纺织企业中普遍存在,这是为什么呢?一位经营者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那个利税上缴的这个是怎么来定的?是在去年上一年度定下一年度的还是怎么定的?”

  “这个我们没有企业没有定指标,就是根据国家的规定,你销售多少增值税是17%,和其它税,你营业额根据各项的税,销售数量,然后自然地就形成了,没有每年定额利税要缴多少,这样的概念,所以我销售的多,利润多,这个税收就高。”

  记者:“你不是说你收入减少了,利税怎么会增长呢?”

  “在你们自己公司里面,但是你买的原材料这些东西利润下降,但是你所有的成本都在增加,整个的产值还是大的,缴的税是根据产值来的,不是其它,是有关系。”

  据了解,税收收缴除了与企业产值和销售额有关外,还与其它因素有关,但总体来看,在纺织业整体利润率下降的背景下,企业缴税额依然上升,自然意味着企业的赢利空间比以前压缩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企业的日子过的好不好呢?当问到不同类型的企业时,给出的回答都让记者有些意外。

  孙立波:“从现在看,应该说过得挺滋润,对于我们来说。”

  叶松海:“对我们来说我们没有感觉到冬天,我们反而感觉到挺好。”

  这两位经营者的话并不能代表所有的纺织企业,考虑到两家企业的规模在濮院镇名列前矛,它们日子好过也可以理解,那么,那些数量众多的中小企业甚至家庭作坊式的纺织企业,它们会怎么样呢?

  叶松海:“小的肯定是越来越难做,打个比方说,一些家庭作坊跟一些小型的企业肯定是难以生存。”

  据了解,在濮院镇,截止今年6月30日,有各类纺织企业4336个,其中多数是规模不大的中小企业,记者在濮院纺织园区外围,寻找到了一处家庭作坊式的纺织企业聚集地。

  黄如荣:“那么像我们这样的情况,在我们整个濮院是比较典型的,像我们这样的规模很多。”

  像这种家庭作坊式的纺织企业,能挺得过纺织业的冬天吗?

  记者:“自己的企业,就是说,能不能挺过去,目前的困难时期?”

  黄如荣:“能挺。”

  看了刚才这些纺织企业,注意到一个细节,一方面他们都承认,目前纺织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另一方面,他们又都认为自己的命运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悲观,日子还能过得下去,绝不会主动退出纺织行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身处寒冬的企业还能依然保持乐观呢?

  在濮院镇纺织园区里的一家亚麻生产厂,生产规模在整个园区属于中等,但产值和销售额却在4000多个纺织企业中位列前三,这家企业的负责人自称日子过的很滋润,这是为什么呢?

  孙立波:“这个企业应该说是比较前瞻的,也是比较最接近市场的,因为我们到目前为止,做的一些客户,经过几年的努力和筛选,我们做的都是直接的一手客户,中间环节基本在我们工厂基本上是没有的,另外我们选了一些国际上高端的客人,做高端产品,所以相对的价格卖得也相对的好一些。”

  这位负责人说,它们生产的亚麻属于比较高端的产品,加上产品的设计和消费两头都在国外,款式品种创新和技术创新以及市场研发等方面都投入很大,产品的利润率一直比较高,即使在全行业出现困难的情况下,它们的利润率有所下降,但还是高于行业平均利润,因此,他们能抵御寒冬的原因就在于生产的是高附加值的产品。

  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书记朱明杰:“那么今年对于我们这批纺织企业的一批出口企业,他们也是适时的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产品结构,通过产品结构的调整来增加附加值,来规避汇率的风险,来使自己能够就是增加它的利润空间。”

  记者调查发现,在浙江濮院镇的这些纺织企业,从去年开始已经在悄然进行着产品结构调整和技术管理等全方位的升级换代,甚至小企业包括家庭作坊式的企业也都在这个纺织业的冬天忙着鸟枪换炮。

  黄如荣:“上半年竞争厉害,不大好销售,那么我们就停止,就研发下半年的,我们到下半年的话,也考虑把厂房扩大一点。”

  这个家庭作坊式的纺织企业不仅没有在困境中倒下,反而要追加投入扩大规模,原因就在于它与其它企业一样,根据当地政府的引导,先期已经开始了产品结构等各方面的调整。

  浙江省桐乡市市委书记费建文:“我们已经在两年之前,基本上采取了市委市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措施,第一个是我们在浙江省,应该说第一家我们县级是提出了十一五发展的产业指导目录,同时我们也提出了针对产业的提升,制订了一些政策措施,政府拿出一部分经济扶持的资金,来通过这个扶强扶优扶大,来做大我们的,做强我们的纺织业,比方说,对这个品牌方面,我们可以补助,比方说,在设备更新,或者设备改造方面,我们给予奖励,进行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的层次,从而使我们的纺织业能够越做越强。”
      搜索关键词:企业倒闭

  从记者的调查我们可以看出,面临着全球市场环境的变化和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桐乡市纺织业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出现了倒闭潮,而是在调整中继续坚守。那么对于我国其他地区的中小企业来说,是否也同样在这样的经济困境中坚持,还是像有消息说的那样成批倒下?今天我们就来搜索一下,看看企业的实际情况究竟是怎样的?中国制造的生存能力真如我们想象的一样那么脆弱吗?

  由于原材料涨价、人民币升值等压力,有消息报出:浙江20%的中小企业已经经营不下去,温州、台州地区纷纷倒闭了几万家企业。对此,浙江省委常委黄坤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虽然浙江省一些中小企业由于产业比较传统,成本压力大,遇到了暂时的困难,但实际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根据数据统计,浙江省年销售收入超过500万的规模以上中小企业,去年上半年有4.59万家,今年上半年达到5.14万家,增加了5500家,可以说浙江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基本良好。

  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倒闭的中小企业数在6.7万家左右,这是怎样的一个数字呢?有专家认为,这个数字仍属在正常范围内。这是因为从过去五到十年的情况来看,我国每年都有接近5%到10%的中小企业在倒闭,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也可能有5%到6%的中小企业倒闭,而在经济低迷期可能达到8%到10%。6.7万家,占到了8.5%的比例,并没有超出正常范围。

  因此,面对经济增长趋慢的寒冬,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并没有不堪一击地集体性倒下,在经历了市场变幻的这一轮洗礼后,存留下来的企业相信会有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和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半小时观察:我们该保护怎样的企业?

  这几个月来,对于纺织行业的危机有多严重,舆论争论不休,主要争执的是国家该不该对纺织行业的出口退税进行上调。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前纺织行业危机危机深重,已经出现大批企业倒闭,预计将会造成400多万纺织工人下岗;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当前出现的困难有利于纺织行业进行结构调整,实现产业升级,因为中国的纺织企业数量过多,绝大多数档次极为低下,这些企业在国内哄抢棉花、羊毛、羊绒等资源,造成国内原料价格波动很大,而在国际市场,这些数目庞大的企业又竞相压价,恶性竞争。因此这一种观点认为在当前困难中找不过去的企业大多是竞争力差的企业,应该淘汰。

  由于我们的节目只是对浙江濮院一地的调查,还不足以揭示中国纺织行业的全面真实现状。但我们记者看到,即使在纺织业寒冬的情况下,依旧有一些企业活得很“滋润”。这些企业早在寒冬到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比如对产品进行了结构调整,对管理技术进行升级,通过这些调整,它们主动参与产业链上游的竞争,不仅为自己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更为自己开辟了新的市场。

  事实上当前企业遇到的困难包括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上升,国际市场需求萎缩,人民币升值,国家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等等,而其中有些因素是不可逆的,比如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上升之后就很难降下来,而有些因素也许以后能得到改善,比如国际市场的需求,但这些因素绝非企业所能掌控。所以如果企业完全依赖于出口退税,或者等待欧美市场转好,或者指望即将颁布的劳动法实施细则能够降低劳动力成本,这样的企业即便今天能侥幸存活,但也绝不可能做大做强,它们也不能代表中国制造的新方向。

来源:《经济半小时》